当代中国仲裁的国际化发展:现状、挑战与应对(二)

                                                      二、中国仲裁国际化的挑战与机遇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推进,我国正在从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转型,从以前的“引进来”到现在的“走出去”。在这新时期、新背景下中国仲裁的国际化发展将面临着新的挑战和机遇。

(一)中国仲裁国际化的挑战

首先,国际仲裁市场的激烈竞争。亚太地区作为世界上最具发展潜力的区域,其仲裁服务市场的发展被全球主要商事仲裁机构看好,相关竞争日益白热化。然而,与国际上主要商事仲裁机构相比,我国相关仲裁机构仍有不小差距,尤其发展极不平衡,大多数仲裁机构缺乏办理涉外涉港澳台案件的实践和经验。当前在来华进行国际贸易和投资过程中,尽管不少国外企业选择我国的仲裁机构解决争议,但仍有一些外商倾向于选择国际知名仲裁机构,比如,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及国际商会仲裁院等,或者干脆不选择机构仲裁,而选择在外国临时仲裁。而且,目前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KIAC)、国际商会仲裁院(ICC)和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SIAC)都分别在上海自贸区设立了代表处或办公室。可以预见,未来我国将大力发展涉外法律服务业,我国的仲裁服务市场也将进一步国际化,来自国际仲裁机构的激烈竞争对我国仲裁员的专业化能力以及我国仲裁机构的国际化程度都提出了更高、更新的要求,仲裁规则要有更大开放性,仲裁员需更具国际化水平。对此,中国仲裁将积极面对,与国际仲裁规则和水平相接轨,进一步提高自身专业素养和服务质量以打造核心竞争力,同时参与各类经贸活动、密切与企业的联系以扩大宣传和案源。

其次,进行国际化发展的时间紧迫。根据《2015年度中国企业“走出去”调研报告》显示,在“走出去”的中国企业中,有半数企业在国外遇到不同程度的民事诉讼、刑事诉讼、行政处罚和仲裁问题。另有相关调查显示,中国企业在境外的仲裁尤其是海事仲裁败诉率高达95%,同时还要负担高额的仲裁成本。目前,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深入实施,“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越来越多,为保护我国企业在海外的经贸投资利益,降低中国企业的仲裁成本,加深我国在国际商事仲裁领域的对外交流合作、把我国建设成为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已迫在眉睫。因此,我国仲裁机构将以十三五规划“强化涉外法律服务”为契机,进一步创新国际仲裁合作新机制,加快国际化发展步伐,率先建立符合国际化要求的管理和服务体系,形成与国际投资、贸易通行规则相衔接的基本制度框架,争取早日建设成为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仲裁机构,为推动我国仲裁的国际化和现代化贡献力量。

(二)中国仲裁国际化的机遇

在面临上述挑战的同时,我国的涉外商事仲裁制度也日趋完善,这种蓬勃向上的大形势、大环境为中国仲裁立足国内、走向世界的国际化之路带来了绝佳的发展机遇。

首先,在“一带一路”倡议进一步实施的背景下,我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尤其是同东南亚和欧盟国家的经济贸易交流将更加频繁,但是由于各国之间经济发展、法律制度及历史文化上的差异,在国际经贸活动进行的过程中,各国企业之间出现的国际经贸纠纷也将不断增加。大量的经贸纠纷需要得到及时公平地解决,否则相关经贸活动将会面临中断甚至是终止的风险,而仲裁以其当事人自治、灵活、高效、保密及裁决执行具有国际性等方面的优势受到了中外企业的广泛关注,成为解决争议、消除投资和贸易障碍的重要途径。经过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多年的发展,我国国内的一些仲裁机构,比如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北京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仲裁中心、武汉仲裁委员会和深圳国际仲裁院,已经具有一定的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面对“一带一路”倡议下进入国际仲裁服务市场的宝贵机遇,它们将充分发挥自身的专家资源优势,进一步推进国际化建设,培育自身的仲裁文化,打造国际知名的仲裁品牌。

其次,“一带一路”沿线的六十多个国家大部分是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当中,仲裁机构比较发达、仲裁理论研究水平较高的国家不多,相对而言我国在国际商事仲裁领域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这为我国商事仲裁机构的国际化发展带来很好的机遇。抓住机遇,提升专业水平、完善仲裁规则,积极服务沿线各国的企业,为当事人公平高效地解决相关贸易和投资纠纷,并且在进一步扩大国际案源、开辟海外仲裁服务市场的同时,积极开展对外交流合作,是我国仲裁机构的必然选择。面对“一带一路”倡议下挑战与机遇并存的新形势、新机遇、新问题,迎接挑战,我国仲裁机构应把握机遇,继往开来,砥砺前行,进一步加快自身国际化建设与发展,提升自身的国际影响力和公信力,提高中国仲裁在国际上的地位及话语权,为国内外企业化解矛盾、定纷止争,为“一带一路”沿线区域维护公平良好的商贸秩序,创设互利共赢的贸易投资环境,为我国建设世界贸易强国服务。

三、中国仲裁国际化的顶层考量

(一)仲裁国际化的目标

中国仲裁行业努力建设世界一流的国际化、专业化和品牌化的仲裁机构,其目标就是将我国打造为面向全球的亚太仲裁中心和国际仲裁高地,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国际争议解决中心提供核心基础。这一目标不仅切实落实了中央立足于我国当前“一带一路”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的客观需要而提出的关于未来深化改革的重要部署,也顺应了世界经济贸易中心需要布局世界一流仲裁机构的客观规律,是中国仲裁行业国际化建设的奋斗目标。

目前,我国已经成为世界双向投资大国,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继续推进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的全面展开,我国对外经贸交往将更加密切频繁。未来我国要实现从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的转型,为此需创造一个更加国际化和法制化的经贸环境,而建立一个健全的、与国际接轨的争议解决机制,确保公平、高效地处理经贸纠纷,是其中的关键所在。仲裁因其具有自治、灵活、高效的优势,成为解决国际经贸纠纷的重要方式,为国际社会广泛接受。

2018年1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上通过的《关于建立“一带一路”争端解决机制和机构的意见》中明确强调,建立“一带一路”争端解决机制和机构,要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依托我国现有司法、仲裁和调解机构,吸收、整合国内外法律服务资源,建立诉讼、调解、仲裁有效衔接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依法妥善化解“一带一路”商贸和投资争端,平等保护中外当事人合法权益,营造稳定、公平、透明的法治化营商环境。另外,此前在2015年,国务院也明确提出要在上海自贸区进一步对接国际商事争议解决规则,优化自贸试验区仲裁规则,支持国际知名商事争议解决机构入驻,提高商事纠纷仲裁国际化程度。探索建立全国性的自贸试验区仲裁法律服务联盟和亚太仲裁机构交流合作机制,加快打造面向全球的亚太仲裁中心。

世界经济贸易中心都布局着一流的仲裁机构,比如美国仲裁协会是世界上 最大的冲突处理和争议解决机构,其总部就设在纽约市,再比如英国的伦敦国际仲裁院、瑞士苏黎世商会仲裁院、法国巴黎的国际商会仲裁院、瑞典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日本东京的商事仲裁协会等也是如此,这些仲裁机构对当地经济贸易的发展也起到重要作用。我国作为“一带一路”沿线地区最大的经济体,必须应该拥有世界一流的仲裁机构,成为世界主要的仲裁中心,这既是对“一带一路”地区法治营商环境的保障,也是对沿线经贸合作的促进。而把中国建成国际仲裁中心的核心要义,是把中国打造成国际仲裁的目的地,只有当事人真正愿意把纠纷放到中国仲裁解决,尤其是把仲裁地放在中国,才能够真正把中国建设成为国际仲裁中心。

因此,在当前的发展局面和时代背景下,中国仲裁应当勇立潮头、不负使命,在提高国际化认识和明晰国际化战略的基础上,不断强化国际化措施。在国际化发展过程中,我国的仲裁机构需要认真思考仲裁国际化的这一战略目标的内涵,向着努力打造高端化、更具有竞争力、更可持续性发展的国际商事仲裁的道路不断前进,多措并举,立足中国,面向世界,努力发展成为具有较强国际影响力和竞争力的国际商事仲裁机构,打造国际仲裁高地,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国际争议解决中心提供核心的硬件基础。

(二)提高国际化的认识

在深刻理解中国发展趋势和世界未来形势的基础上,我国仲裁机构需明确自身使命和价值,从大格局、大视野提高国际化的认识,全面深入理解加快国际化建设步伐的重要意义。

首先,加快中国仲裁国际化发展步伐顺应世界经济全球化、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国际宏观形势,符合我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发展需要。经济全球化和市场经济繁荣的同时,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各种贸易投资纠纷。而“一带一路”沿线区域中的东亚和东南亚是全球最具发展活力的区域,作为亚太地区的核心对世界经济发展举足轻重,经济发展所需的良好安全的商业环境离不开法制的保障,而公正高效的争议解决机制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环。仲裁以其当事人自治、程序灵活、高效保密及裁决执行具有国际性等方面的优势而被世界各国广泛接受,成为解决国际商事争议的主要途径。

其次,国际商事仲裁制度的本质属性和特点要求中国仲裁必须坚持国际化道路。仲裁的本质属性当属契约性,这是因为作为契约的仲裁协议是启动仲裁程序的先决条件,是仲裁一切约束力的起源。国际商事仲裁制度基于其本质上的契约性还呈现出高度的自治性和广泛的国际性的特点。仲裁双方当事人就仲裁组织、仲裁地点、仲裁员、仲裁程序和仲裁规则、裁决争议所适用的实体法享有呈现广泛国际性的自由选择权。就便利于解决商业纠纷、降低交易成本而言,仲裁天生就具有国际性且敏于适应商业变迁,这就决定了中国仲裁走向国际化的必然性。一个仲裁机构的生命力正是来源于双方当事人于仲裁协议中对其的选择和授权,只有一个仲裁机构的专业素养和服务水平足够高,当事人才会愿意选择在该仲裁机构解决争议。因此每个仲裁机构都必须努力实现国际化发展,紧随世界与国际商事交易的普遍规则和惯例接轨,包容开放吸收世界各国优秀的专业人士作为仲裁员,完善创新使得仲裁程序和规则灵活方便高效,从而在国际商事仲裁服务市场上保持足够的竞争力、得到争议双方的认同和选择。

综上可见,经济全球化和“一带一路”倡议客观上刺激了国际商事仲裁市场的巨大需求,而国际商事仲裁制度契约性的本质以及国际性和自治性的特点更是要求仲裁机构重视国际化、实现国际化。因此,我国仲裁机构应不断提高国际化认识,加快国际化建设脚步。

(三)明晰国际化的战略

在提高国际化的认识基础上,中国仲裁还需要把握未来国际商事仲裁的发展趋势,从而明晰相应的国际化战略,找准未来一段时期内中国仲裁国际化建设的突破和着眼点。

国际商事仲裁随着世界经济一体化进程而快速发展,成为解决国际贸易投资纠纷的主要途径之一,并呈现出以下发展趋势:第一,国际商事仲裁的产业化发展趋势,即仲裁机构是向当事人提供有偿服务,并积极进行营销,努力做大事业;第二,国际商事仲裁行为的国际化与多样化;第三,国际商事仲裁人才培养、仲裁合作、文化交流日趋活跃,一定程度上推动仲裁制度的国际统一化趋向。

鉴于上述发展趋势,为有效应对新领域、新类型纠纷,公平迅速地解决国际商事争议,以及裁决能够在国际范围内得到广泛承认与执行,中国仲裁需要将以下三个方面作为国际化战略的突破和着眼点:首先是案件来源的国际化,中国仲裁机构应当积极进行仲裁服务营销,以“一带一路”沿线地区为重点扩大中国仲裁的国际影响力,积极参与国际展会,设立驻海外机构,加强与外方在中国的机构的联系与合作,走访大型涉外企业等高端客户,在全世界范围内争取大标的额的优质案源;其次是专业水平和服务质量要达到国际一流,中国仲裁机构要苦炼内功,提高仲裁员队伍的国际化和多样化程度,加强对工作人员专业素养和英语水平的培训,进一步尊重和强化当事人意思自治,在仲裁员、仲裁地点、仲裁规则的选择方面给予当事人更多的自由,比如,借鉴国际商会仲裁院和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的做法,设置仲裁员名册但允许当事人在一定条件下选择仲裁员名册以外的人士包括外国仲裁员;最后是打造国际仲裁服务品牌,树立中国仲裁高端形象,在与国际规则接轨的同时,提供具有中国特色的仲裁服务,比如,“仲裁与调解相结合”这种中国创新的做法,符合世界多元化争议解决方式发展的潮流与趋势,在国际上被誉为“东方经验”,受东方文化影响的当事人或代理人大多比较接受这种做法,且效果良好。此外积极探索网上仲裁这种新兴仲裁方式,以方便国际当事人、降低仲裁成本。

 

作者:郭玉军,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付鹏远,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博士研究生

903

机构服务

机构服务

Servic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