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员园地:云林街记

编者按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武汉仲裁委员会于2009年迁入云林街67号办公,至今已有12个年头,12年来,武汉仲裁事业保持高速发展,各项工作取得优异成果。一批批武仲人为武汉仲裁事业大厦添砖加瓦,奉献自我。“云林街记”从一位仲裁员的视角,描述了仲裁员来武汉仲裁委员会办案的心路历程,情感真挚、发自肺腑,在作者的文字里,云林街的街景充满诗情画意,仲裁委员会的凝聚力跃然纸上。现将本会仲裁员马建国的“云林街记”刊发,美文共欣赏。

 

 

武汉分三镇,乃汉口武昌汉阳,其中汉口旧时最为繁华,有“紧走慢走,三天走不出汉口”之说。在汉口建设大道以南、新华路以东,有一湖泊名曰“喷泉公园”,在此湖东侧有一街道名曰“云林街”。此街南北走向,并不宽阔繁华,但相当幽静、整洁;其中段有一坐西面东的九层小楼,是武汉仲裁委办公楼;因不时来此楼公干,我在云林街上已走过十几个春秋,越来越觉出其富有诗情画意与远方。

这个冬日的清晨,冷雨纷纷,伴着些许雪花。我撑着伞,独自一人走在云林街上。路灯闪着温馨的光,照着四周的人与物。这街有两个车道,两旁生长着四季常绿的樟树、挂满灯笼果的栾树、点缀着白花的玉兰树等。行人匆匆,车辆缓缓。四周弥散着静谧与湿气,绝无丝毫灰尘,迥异于北国小城的街道。我缓缓地走着,心想此刻应响起一只悠长曼妙舒缓的小夜曲或一只晨曲,伴着我的脚步,也伴着行人的脚步,祝福这个崭新的一天。其实,我也很想吟出一首诗来抒发我走在云林街上的心情。

我走向那栋熟悉的小楼。我为那栋楼的人和事写过一首诗,回顾了武汉仲裁委走过的二十年,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别小看了那栋小楼,它是江城的唯一、云林街的唯一,在国内仲裁界也是少有的。

进入小楼,走到最高处,凭栏远眺,喷泉公园的美景尽收眼底,宛若一幅现代都市图展开在面前。湖的四周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远处霓虹闪烁,车水马龙。我想,这安静的小楼与云林街其实与繁华近在咫尺,实在难得。

我也时常从那湖畔走过。湖水清澈极了,湖里常有小鸊鷉鸟即水鸡子,在水面上追逐嬉戏,或猛地潜入水中觅食,成为这湖中的精灵。我极为羡慕这些鸟们的自由自在。湖畔有蜿蜒的步道与栈桥,还有长廊与长椅,更有绿树花草。我边走边欣赏着美景,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心情格外愉悦。我想,能与喷泉湖为邻,真乃云林街之幸也、武仲之幸也。

从湖边远远地便能望见武仲那座小楼,它是我前行的方向与目的地。我想起一些名楼,譬如就在江边的黄鹤楼、九江的浔阳楼,还有井冈山的八角楼,等。我也想到一些有名的街道。云林街以及街上的建筑并无多么古旧,也未见文物,不能与长江近处的租界洋楼相比,但此处却也别有韵味。一条街道,机关学校机构商店酒店等一应俱全,士农工商各色人等来来往往,同时又少了喧嚣,使人的心境归于淡泊。

在这样的氛围里,来自江城、来自全国,还有来自海外的法律专家、各界精英汇聚那栋小楼,以智慧与才华定纷止争,公正裁案,在国内修成一流。在这里,我们结识了远近的朋友,相互交流学习进步。每天都有当事人来到仲裁小楼,他们无论远近,奔着公正而来,奔着希望而来。而每当我参与的案子能顺利推进时,走出小楼的大门,走到云林街上,我的心情就无比地轻松,仿佛走在了家乡温馨的街上。

我也时不时地搭地铁,在云林街北边的取水楼站下车,而后自北向南走到仲裁小楼。偶尔,我会在街上的小店买了包子,悠悠地走着品尝,让那香味也香着这条小街。这条街的长度,我几乎可以用脚步丈量了;这条街的主要建筑,我也几乎熟悉其方位了。

在街南头的小酒馆里,我与远方来的朋友轻松地交流业务,分享心得;我们也愉快地谈诗和远方......

一条街、一座楼、一个湖,斗转星移,岁月匆匆......。愿这幅淡雅美好的画面永在。

                                                                  

                                                           

                                                           2020年1月9日

 

     本文作者:马建国 武汉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中铁大桥局总法律顾问、国企一级法律顾问、武汉市作家协会会员

314

机构服务

机构服务

Servic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