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学应倡导开放式和启发式教学

   仲裁是当代中国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核心组成部分之一,也是横跨法学、商学、经济学、社会学诸领域的综合性解纷实践活动。这也对仲裁学教学提出了更高要求,毕竟仲裁学教学的基本任务在于培养合格的仲裁从业人员或研究人员。

独特教学需求

  仲裁学教学有其独特需求,主要表现为实践性、综合性等特性。

  其一,仲裁学教学具有实践性需求,即以法律知识讲授尤其法律适用思维训练为主要内容。总体上,当下中国仲裁以机构仲裁、依法仲裁为主,故学生的法律知识尤其法律适用思维养成乃仲裁教学之一核心内容。长期以来,法学教学不同程度地受“封闭式”“填鸭式”教学的影响,这也波及仲裁学教学。应当说,注重实践性,强调法律适用思维养成,不仅对仲裁学教学具有重要意义,对整个法科教学也意义深远。

  其二,仲裁学教学具有综合性需求,即在法律知识讲授尤其法律适用思维训练的基础上,注重相关学科知识的培养与融合。综合性需求从根本上讲是由实践性需求所决定的。仲裁是典型的实践导向的解纷方式,强调纠纷解决的高效与便利。对比传统的法学教义及以公正为基石的司法价值取向,仲裁更突显“以意思自治托底、高效便利解纷”的实践价值追求。这对仲裁从业人员的解纷能力尤其纠纷解决知识储备提出了更高要求。仲裁学教学必须回应这些需求,在具备法律知识及法律适用思维之外,还需拥有商学、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管理学等知识。

传统教学之弊

  总体上,当下仲裁学教学受传统法科教学影响颇深,更多依循“封闭式”教学理念与“填鸭式”教学方法。

  “封闭式”教学存在理论与实践隔膜化、教学部门与实务机构间距化及“重理论、重规则、轻应用”教学倾向。“封闭式”仲裁学教学在很大程度上是“关起门式”的“螺蛳壳里做道场”。

  “填鸭式”仲裁学教学的局限性也很明显:一是强调教师对仲裁学知识乃至仲裁法律、规则的讲解,缺乏对学生知识需求的有效关注;二是仲裁学教学过程中“学生”常常是“缺位”的,这极大地影响教学效果;三是难以培养学生的仲裁实践能力及跨学科知识的综合运用能力,这对仲裁实践及研究的妨碍可谓直切要害。

  “开放式—启发式”仲裁学教学,实为开放式教学理念与启发式教学方法共同构成的一套教学方法论体系。“开放式”教学与“封闭式”教学相对应,是指在仲裁学课程设置、课堂教学、学校学习与仲裁实践之衔接诸层面、环节均打破固有的“你讲、我学”模式,强调课程设置的实用性、针对性,注重课堂教学的启发性、灵活性,重视教学与实践之间的互动、衔接,培养富有法律适用(仲裁)思维、专业知识扎实、实务能力突出的高层次人才。“开放式”教学理念旨在回应仲裁学教学的实践性需求,打通教学与实务之间的间隔,扭转“重理论、重规则、轻应用”的教学倾向,并适当地回应仲裁学教学的综合性需求。

  显然,契合综合性需求的“第一推动力”源于学生。尽管课程设置等可以一定程度上回应综合性需求,“内因”却是学生对仲裁的综合性知识体系的主动、积极学习。“启发式”教学与“填鸭式”教学相对应,指教师根据仲裁学教学目标、教学内容、学员基础,因材施教,引导学生积极思维、主动参与仲裁知识获取的双向、互动式教学方法。“填鸭式”教学往往强调讲授者的“讲”与接受者的“听”,更多是单一式、单向度的教学模式与信息传递;“启发式”教学方法则以接受者之主观能动性为出发点,通过启发接受者的仲裁思维,调动学习积极性。

以实践为导向

  仲裁学教学应以复合型仲裁人才培养为目标。这不仅缘于近年来我国高等教育力倡培养复合型人才,根本原因在于仲裁人才本质上必然是复合型的。无论仲裁从业人员抑或研究人员,首需直面仲裁活动的实践性与综合性,这是适格的仲裁从业人员、研究人员应当具备的素质底线。复合型人才,顾名思义,即“多面手”,在专业上有高度,在领域上有广度。仲裁人才因理念、思维、知识、技能等方面的专业性要求,以及横跨法学、商学、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管理学诸领域的综合性要求,而成为典型的复合型人才。培养复合型仲裁人才是“开放式—启发式”教学的基本目标,也是教学综合性需求的直观体现。

  同时,要注意整合理论与实务的开放式仲裁学教学理念。“开放式”仲裁学教学理念强调教学与实务的无间隔化,故在教学机制、教学理念、授课模式诸层面均注重将知识体系与实践技能相结合。脱离实践的知识体系很容易沦为“屠龙术”,以致在教学与实践之间诱发知识“割据”。

  应采取实践导向型仲裁学教学模式。将真实问题以恰当方式导入课堂,这是实践导向型教学模式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将学生“真切地”置身于真实世界的法律实践、商事活动、社会问题之中,激发学生的兴趣与潜能。尤为重要的是,真实问题利于全面培养仲裁思维。

  建议设置并落实仲裁实践课程。当前仲裁学教学包括法科教学普遍存在实践课程缺失的弊端。个中原因,不一而足,有意识缺乏的,有实施条件匮乏的,也有具备意识且拥有条件仍“顾虑再三”的(如学员人身安全保障)。即使困难重重,也应当引起教育主管部门、社会各界的重视,共克难关,将实践课程落到实处。

  仲裁学实践教学还应采取多元路径。实践教学措施主要涉及高校与仲裁机构的联合培养、仲裁案例教学与研究、模拟仲裁庭、仲裁辩论赛及双导师机制。校地联合培养是实践教学的重要渠道,将仲裁从业人员引入教学,将仲裁思维、理念、技能、经验导入课堂。此外,还可以考虑将学生推向仲裁实务活动。除一般意义的实习环节,可以探索“学徒制”教学,这在双导师机制下更易实现。

  尽管当前仲裁学教学包括法学教育主要依循成文法系的教学传统,但加大仲裁案例教学与研究的比重仍是夯实实践教学的高效、低成本途径。其中,案例的体系性、适当性尤需注意。模拟仲裁庭既是仲裁思维及能力的检验机制,也是训练途径。如何提升“真实感”是模拟仲裁庭教学的核心问题。仲裁辩论赛除了训练仲裁思维、知识运用、语言表达等综合能力,还发挥推广仲裁的潜在功能。当下,仲裁辩论赛的仲裁推广意义完全不亚于仲裁教学价值。双导师机制即校内导师与实务导师共同指导学生,对仲裁知识及能力培养、科研能力训练具有积极作用。

  当下需考虑,如何进一步落实双导师制度并形成长效机制。综合运用这些措施,不仅关乎开放式教学理念的落地,也满足仲裁学教学的实践性、综合性需求。从毕业生的工作反馈与在校生的学习反映来看,这些措施的实效性很强,值得进一步细化并推广。

培养国际视野

  就启发式仲裁学教学方法而言,涉及课前准备、课堂讲授方法与技巧、课后答疑及辅导等。以设疑法为例,通过设问、现象陈述或提供素材,以问题为导向,引导学生主动寻找“答案”。除了事实认定、法律评价等法律问题,还致力于引导学生探知并分析这些问题、现象背后真实的商事活动、经济现象、社会交往、心理状况等。此外,“反向运用”设疑法往往更考验学生功力,即抛出若干命题或主张,让学生“回过头”寻找相应的真实案例或素材,并予以系统性证成或证伪。这要求学生对现实中的热点事件、难点问题随时保持相当程度的关注度和敏感度。

  还需注意通过“开放式—启发式”教学培养仲裁思维与商事思维。尽管我国仲裁立法、仲裁规则及仲裁实践在很大程度上呈现诉讼化特征,但仲裁思维与商事思维培养仍是仲裁学教学的逻辑起点。之所以法律适用思维在仲裁学教学与实务中仍占重要地位,主要受制于民商事仲裁制度的发展史及现行民商事仲裁的可仲裁事项范畴。一方面民事纠纷占比不小,另一方面仲裁规范及其实践使然。通过消除教学与实务的间隔化,激发学生的求知欲,可以播下仲裁思维的种子。仲裁思维在很大程度上等同于商事思维,强调高效解纷,注重纠纷解决与商事关系维系乃至修复之间的平衡,使商事活动之继续尽量得以可能。仲裁思维与商事思维培育不仅关乎仲裁教育,也涉及中国仲裁在世界上的接受问题。

  此外,可通过“开放式—启发式”教学培养仲裁国际视野。仲裁国际视野是仲裁学教学的较高要求,且不可或缺。仲裁国际视野不仅涉及国际商事仲裁知识体系与实务能力,更在于培育从国际视角理解仲裁、运用仲裁的意识及观念。民商事仲裁是舶来品,而仲裁乃国际经贸活动中通行的解纷方式,故教学须紧跟国际仲裁实践与理论。在“开放式—启发式”仲裁学教学中,可通过如下途径培育国际视野:强化外语包括且不限于法律外语能力;聘请国际知名律师与仲裁员授课;与涉外仲裁机构联合培养;必要时与域外教学科研机构合作。

  最后,要注意建构仲裁职业共同体与仲裁师资共同体。相比一般意义的法律职业共同体,建构仲裁职业共同体的可行性更大。这主要由商事仲裁的属性所决定。“开放式—启发式”仲裁学教学极大消除从业人员与师资、学员的距离感,利于在仲裁师资共同体建构过程中推进仲裁职业共同体建设。仲裁机构及从业人员有序地参与教学,将助推仲裁共同体的意识及伦理培育。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作者系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  

 

 

2394

机构服务

机构服务

Service

返回顶部